李可染的绘事箴言

书画名家墨之涵8个月前阅读:197

李可染是20世纪的中国美术大家,他为中国画的世纪转型做出了重要贡献。李可染的人生经历了不平凡的历史时期,他的艺术道路曲折坎坷,他说自己没有什么家学,是一个苦学派,是一个实践者。实践者往往敏于行而讷于言,李可染激动的时候讲话就有些口吃,但是他又是个善于思考的实践者,实践贯穿了他的一生,苦思同样也贯穿了他的一生,苦思之后再发为言辞,一语往往胜过千言,李可染就属于不鸣则已、一鸣惊人。他一语既出掷地有声,往往振聋发聩,产生极大的反响。

“以最大的功力打进去,以最大的勇气打出来”,这是李可染在1941年最早提出来的一句格言。李可染早年接触绘画是从中国画开始的,可是后来进入学校学习的主要是西画,工作之后在徐州民众教育馆、政治部三厅以及文化工作委员会从事的也主要都是宣传画,只有到了抗战爆发之后,他辗转到内迁的重庆国立艺专之后教授中国画,这才又重新回到了中国画艺术领域里来。这个时候艺术界对于中国画的存在以及前途问题存在争论,李可染提出了他的这个艺术主张,同时也把它作为自己艺术实践的指导思想。这反映出了李可染对于传统的基本态度:师古而不泥于古,不背弃传统,也不为传统所囿。他说“不要传统,不要生活,还说什么创新?几亿人的文明大国,五千多年的传统,这么多人的智慧创造,那么长时间的积累,这么丰厚的遗产你不要,不是最大的傻瓜么!数典忘祖,吃完奶骂娘,什么东西都是西方的好,岂不丧失了一个中国人起码的良知?”,李可染对于中国画的取舍是合乎中国传统艺术的发展规律的,这是他日后取得大成就的理论基础,这句话也成为20世纪后半期众多艺术家们对待传统的共识。

“可贵者胆,所要者魂”是1954年李可染到中央美术学院任教之后提出来的,这是当时为应对新中国初期“取消中国画”的呼声而提出的艺术见解。这一年李可染以此为宗旨开始了自己的中国画写生历程,这成为20世纪中国画的重要转折点。这句艺术格言也是承接了上一句的,是李可染对于中国画思考的进一步深入,是对于中国画变革的总体方向确定以后提出的更加具体的目标,“以最大的功力打进去,以最大的勇气打出来”,最大的勇气就是艺术胆魄,打出来之后再以什么为旨归,艺术的根本何在,就在于“魂”。李可染在这里所说的“魂”是什么,就是五千年华夏农耕文明孕育出的人性情感,李可染的艺术打动我们的也正是这个东西,这句话是李可染用言辞的形式对于民族魂的召唤与回归。无论是画家还是观众,无论是传承还是创新,中国画艺术在核心层面提供给所有的人可以共同交流的也就是这个“魂”,他与中华民族精神相呼应,是中国画艺术的根脉。这两句话也同样浸润了当代艺术家的血脉,因为他触及了中国画艺术的本质,抓住了超出具体时空的中国人生存实践的集体无意识本体。

“七十始知己无知”、“持正者胜”、“实者慧”这些都是上世纪70年代李可染在取得了巨大的艺术成就之后自撰的印语,这些印语已不再是仅仅关于绘画之道的,更是他对于自己整个人生实践的总结。取得了如此巨大的艺术成就之后李可染仍然保持一颗平常心,虚怀若谷,称自己“无知”,是一个“白发学童”,不惜“废画三千”,仍然坚持到井冈山、黄山写生,坚持严谨的艺术探索。他认为不仅仅作画,无论做什么事都是“持正者胜”,并认为“容邪者殆,天下学问,为之谦虚,走正道、强毅力者得之,机巧人不可得也”。他多次治印、书写“实者慧”、“一实胜千言”等语,说“踏踏实实、老老实实的人才有最大的智慧”,“艺术家从事创作不是探囊取物,要把整个生命力投进去,犹如狮子搏象、无鞍骑野马、赤手捉毒蛇,必须全力以赴。有的人马马虎虎一辈子精力都没集中过,因此什么事情也做不好。大科学家、大艺术家都是能够高度集中精力的。聪明是什么?聪是听得清,明是看得明,也就是高度集中的意思”。同时他认为牛就有这样的品质,说“牛力大无穷,俯首孺子而不逞强,终身劳瘁事农而安不居功;纯良温驯,时亦强犟;稳步向前,足不踏空;皮毛骨角,无不有用。形容无华,气宇轩昂。吾崇其性,爱其形,故屡屡不倦写之”。他把自己的画室命名为“师牛堂”,表示要以牛为师。这些都是他在实践的基础上得出来的真知,是他的人生实践的结晶。

“八风吹不动天边月”、“东方既白”是李可染晚年的艺术见解,他多次书写为座右铭、刻为书画闲章,也书赠勉艺术青年。这两句话都借用自苏东坡的诗文,其实寄寓了他对中国画乃至民族文化前途的深切关注。20世纪80年代随着改革开放的实行,五花八门的西方艺术涌入中国,传统中国画再次遭受冲击,艺术界又开始对于中国画的存在进行质疑。这个时候李可染又说出了他的看法:“八风吹不动天边月”,苏东坡此语本指佛家的定力如天边月不为东西南北风所动,李可染借来另有所指,他认为行为艺术、抽象艺术在中国的流行都只是一时的风潮,中国画才是中国人的精神渊薮,是高出这些风潮之上的天边月,她是不会为欧风美雨所侵扰的。李可染此语本为自勉,表明自己的艺术信仰与民族立场,不想很快流传开来,获得画界的广泛共鸣。后来李可染又治印“东方既白”,这也是针对当时世界文化交汇的趋势,李可染认为包括中国画在内的东方艺术一定会傲立于世界的东方,大放异彩。这是他晚年对于中国传统文化的乐观自信,同样激励了、鼓舞了很多中国画家,让人在甚嚣尘上的氛围中看到了黎明的曙光。无疑这句话不仅仅针对画家们绘画事业,也激励了所有的中国人对于民族文化的自信心。

上一篇:吴昌硕的仕途经历及心态

下一篇:书画界扫地僧受追捧,修车老头创作国画,门卫大爷写书法引热议

猜你喜欢

网友评论

天气预报查看日历QQ客服咨询电话返回顶部